凌晨,仍在外頭兜風。也許,青年永遠趨向反叛,愛好冒險,幻想大海的無盡奧秘,海風的呼嘯,潮水拍打卵石,極欲投入無垠的懷抱。

順著海灣的方向,騎上海堤,兩旁盡是淺灘,防波堤並例兩側,似悍衛海堤的戰士。直抵盡頭,無人碼頭有木頭撐起的瞰臺。身倚站台上的木欄,眺望海灣,
一頭的散髮,不時有風繚拂。

星子佈滿整個夜空,如白鑽灑滿黑桌。月,一輪惺忪不整的光華,暈黃中帶有嫵媚。海波亦似伴隨著弦月,黃藍相間的海波,在欣然舞蹈,灘邊不時見白濤湧起,併射雪樣的水花。水波拍岸聲,與潛嗚咽聲,相間的起伏,獨置其中,寂寞中有不可言傳的和諧。我的心靈,比如海濱,海濱初度的怒潮,已漸次的消翳剩有疏鬆的海砂的迴響,拾起殘缺的貝殼,反映著星月的輝芒。望著海上的舟火怔怔出神,牽引過往的思緒…

綿長情絲的戀,在偶然星宇交錯的空間,萌發愛苗,深深牽動妳我的心。彼此的凝望,在舉手投足間,那般熾熱的感覺,至今仍令人神往。無奈世俗的造弄,因彼此的分離,劃上了句點。我苦澀的等待,令人歡欣,卻又無法幻想未來。
等待邂逅?等待重逢?等待那似乎永遠等不到的等待…

我也走過饒富熱情的青春年華,幻像著戀情的完美,毫無玷紋,不可抹剎般的那般聖潔;意想著戀情的綺麗,可跨越時空的癡癡纏纏。越是執著戀愛的無價,
所承受的傷害可能也越刻骨銘心。每個人心中都會有傷口,怕的是無法從錯誤中學到教訓,讓塵埃一再飄進眼裡。如今,對現實與感情的看法,有較過往成熟的認定,也許更能體會其中的感覺,也不如年少般的過份執著。

這洪流沖著世俗下不羈的命運,縱使只是巧遇的激情,霧有散去的一天,但曾擁有的甜蜜卻佔據在心頭。此時摸索潮餘的斑痕,追想當時的情景,似夢似真,亦不須辯問。泛泛渺波,點點舟火,腦海中閃起一句話:輕問何時終止漂泊的心情,以望穿之眼眸迎接你美麗的歸航。美麗依舊,歸航不得。

2005-11-26 20:14:16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