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冬,北風的肆虐,
使得,
大地頓時哭寧,
狂嚎,
與灑淚。
似乎,
等不到,
或是盼不得,
復甦,恢復光明與轉機。

寒日過了六十,
北風已不再犀利,
已非日前的凜冽。
雨唏嗦落下,
已掃去了昔日寒意。

雨已轉斜,
由南方斜向西方,
風,
由東而起。

白鶴已落座田圃,
踩踏著春泥。
李、櫻已綻出白花與紅花,
原本的枯枝點綴了幾點色彩。
榕樹與樟樹吐了幾點新綠,
為本來的暗綠色增添了生氣。

山脊的解凍,
已恢復原來的蒼鬱,
擺脫原本的死灰與沉寂。

雷嗚!
閃電交加,
春天,來了…

2005-02-26 20:17:33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