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
矗立沙塵狂暴襲捲的風洞岩,
風刀的侵切,氣旋的貫穿,
孔洞密布、岩型的偏削,
意示著歲月的雕塑。

望,
海濱細砂甸堆的淺灘,
溪川累月的流過遣送,
山澗巨岩到細石與砂粒沉積的白灣,
漫漫長路的勵煉。

望,
星子滿佈無垠夜空,
光束亙古云銘的傳送,
數萬載的光距,
空間與時間的洗歷。

走過了遙遠的流浪途,
嘗盡了途中的風雨路。
有過,如詩的美夢,
曾無可奈何,隨著潮來又潮往。
不是怕孤單,也不是怕悽涼,
只怕驀然回首,
燈火已熄滅,人群已散場。
看見你還在不遠的那方,
也許冥冥之中已註定,
與你保持這麼的距離卻留有一絲情長。




2004-09-24 23:51:50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