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
等了數載,
再次的擁抱你,
此時此刻感受你的溫輭,
讓人體會生活唯一的精采。
淚,潸然流下來。


x x x

南北文化的迥異,
對抗種族平等的信念,
受到政府徵招,離開家鄉冷山,
鄉情、友情與愛情擱置一旁,
肅肅出征…

歷經數載,
人力與物力的短缺下,
與北軍英挺亮麗的軍服相較,
己方則是衣衫襤褸。
無法與陣容戰法嚴謹的北軍相抗,
僅能以奇襲濫仗牽制戰局。
壕塹風雲,
士兵個個倦容,熬過一日又一日,
援軍不來,彈盡援絕,
雖已是失守邊緣,
但前線仍隨時防備敵方的總攻擊。
雨中出擊,上刺刀與敵方近身肉縛,
壕內盡是積水的淤泥,而又混有血水。
恕號,血腥與哀叫,
迴盪在壕塹…

冷山的冬天漫漫,
白雪皚皚,草木蕭條,
出征的壯士一去不復返,
人去樓空,田野荒蕪。
是以緝拿逃兵為由的防衛隊恣意入園搜索橫行霸道,
亦或是北軍南下暴行,
家鄉婦孺,一樣飽受凌虐。
戰爭火舌直接殘害軍人,
但也是往往蔓延到家鄉百姓造成另一種悲劇。

將要戰敗了…
愈來愈多逃兵湧出,並不完全是貪生怕死之輩,
家鄉,朋友與愛情似乎已完全犧牲,
如夢般只能妄想,不能掌握。
待在與理想相違的軍中,
生命隨時可能會因戰局的不利而被戰火吞噬。
或許,會難逃防衛隊的子彈,
但試問有幾人願意與理想相違而免被挨槍?
仍然堅持信念,往故鄉走去…

x x x


你軀逐了惡霸防衛隊,
也身中死神一槍。
終於等到你歸來,
但你的眼再也不睜開…





2004-08-22 20:58:39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