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
雲積遮蔽朝陽的嶄露,
本來,
灰囤的雲影將擰出幾滴落雨。

淌和邊,
日光萬縷金輝由雲縫中綻放,
漸恢復蒼穹的明朗。

大道上,
手著皮套,全罩式的帽殼,
強壓油門,F1疾速騎乘。

眼前的景物快整置於腦後。

兩側的黑板木林,
不時有有白絮飄下,
身上,面罩,皆是。

吹起五月的風,不冷也不熱,
皮衣隨風搖曳。

急轉,壓車過彎…




2004-05-10 02:13:15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