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從車站出發,走了數百公尺,
到達圓環。

從車站到圓環的一段,可謂竹市最Modern的一段,
較時尚與高級的店面在此比鄰。
堪稱竹市的台北東區。

這圓環可是竹市的交通樞紐,
東門城為中心,自四面八方放射,
構成放射狀的公路系統。

東門城,百年城阜,保家衛民,在風雨無盡催殘下,
仍然矗立不搖。
可尋到歲月的烙印,
屋瓦的破損與城壁的龜裂。
如佇守邊疆多年的戰士,身上的戰甲已日漸腐巧。

和平的今日,戰火弭熄多年,這城阜已換上新袍,
別緻的屋瓦與重新修補的城壁,
我覺得,這也是他應得的。
屆時,我們,可登頂數著日出,
百年的護城阜,今日的迎曦城。

深晚的東門城,似有一種莊嚴,
儘管四周有燈火繚繞。

倚著城門旁的橋,橋下就是護城河。
如今已整修得如此浪漫,
卵石與削岩巧妙的排列,構成美形河道。
河岸是一排行道樹與草皮,
成為都市的一片綠地。
坐在河岸,夜間的靜謐,與另一伴說話聲,
可能比平日更有磁性。
河中的柔波反映店面的光暈,
一條、一條的金絲恰如深沉河底的金條。
河,除了幽靜,也有富麗。



從車站,廣場,竹市的繁榮賣場,
東門城與護城河。
各有特色與風味,卻又巧妙的串連在一起,
可稱為人類文明,與造物主似乎沒有直接關聯。
不一樣的心情,身置不一樣的場景,
將會有不一樣的情調與發現。

也許,該在此地安穩坐著,
叫杯喝杯,望著腳下的竹市…




2004-04-06 13:29:03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