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地上人影交錯,
空氣凝結摻拌漫雅的樂音,
沙發、坐椅與球檯是休息區的場景,
鞋子也更換成不打滑的平底鞋。

從球道取球,
拭去一切的穢物,仰望計分板,
再目視眼前的白瓶,期待自己的下一球…

遙遠天際的城堡,
城門的鐵閘緩緩拉上,
雪白的武士,
肅列金字塔的陣型,
壁壘分明的凝立,彷彿死守城池。
這呼嘯狂沙萬里的戰場,
數批白袍部隊,數次前鋒的衝刺中,
仆起仆倒。

而我,
凝視前方肅殺的嚴陣隊伍,
手中有畜勢待發的彈砲,
踩落擊殺的箭頭,
旋掌成龍捲風般的烏影,
逕向敵營,
靠近金字塔陣型之時彈道呈曲線,斜向侵入,
弧殺前方右側零落的列隙,
清脆的擊瓶聲,
轟然…

一個STRIKE !

這局ENDING,
若有所成地走回休息座,與友人擊掌歡呼。



2004-03-29 01:04:39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