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新竹了,
難得再來到站前。

夜晚,
市區是月暗星稀,
只因街燈與種種人造燈太過於璀燦,
讓城市的人感覺不到盈月與繁星。

站前,故名思義,
就是站前廣場,一廣場位於火車站前。

灰磚砌成方形的廣場,
如抹上滑亮的銀沙,看來不熒卻也不失光澤。
燈籠形的火光點綴入夜的暈暗,
周圍由高起的琦牆緩緩向中央斜去,
底部是一座隱形平台式的噴水池,
如不是噴水時間,還真不知道是水注製造地。

流線型的線條由底部放射出去,
整座廣場似襲捲人們到異次空間。
幾片綠意擁載倚牆的平台,
雖然在黑夜不能體會此美感,
但小樹的尖枝與圓葉增添廣場幾番形變的趣意。
旁邊的人行道是棄置的鐵道,
乃是前人灑血灑淚鋪設而成,
鐵軌、小石仍存,
步行於此,深有感觸。

孩童在斜面,溜直排輪鞋。
也有手持滑板者,準備由下往上,享受快感。
更有手扶廣場的圓形灰岩,利用吃奶的力氣帶到上處,
再讓岩石自動滾落下來,數著心頭的滿足。
在琦牆上有情侶甜言蜜語,有朋友在談心,也有人靜思,
與底部幼童的讙叫,別有一番對比。

坐在琦牆上,
街燈的黃暈斜照,
望著望者…
晚風掠過,絲絲寒意如繡針輕扎肌膚,
手中的曼特寧,還溫著呢!
目視車站的電子鐘,二十一點四十五分,
讓人勾起一年前的記憶,
腦海開始閃爍…

也許高三是苦澀的一年,也是必走的求學之路,
厚重的教科書堆滿書桌,許久沒看到桌墊下的自照,
旭日甫升離家到校,直到夜間伴著月色歸去。
長期的壓抑,讓人不敢幻想未來。
從K書中心走出來,
著卡奇制服,肩掛揹包,
在站前,目視都市的繁華也將走進寧靜。
冷風掠過,竟也讓人感到稍稍的輕凜,
飲著手中的曼特寧,目視車站的電子鐘,
二十一點四十五分,還有半小時車才開動…

風還是陣陣掠過。




2004-02-26 14:32:30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