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交道號誌燈上下交相閃爍,
發出紘鐘聲的警訊,列車車速如疾矢。
黃昏了,天已將蔚藍褪去,著配上霞朱衣裳,
雲絲是金黃色的羽邊。
勞雁呢喃,成群紛飛的背影點點座落在偌大的夕陽,
競報歸情的樓意。

車矢掠過,柵欄升起,機車如畜勢發待,衝個一馬當先,
汽車也不落人,爭先越過鐵道,座座的四方四輪,饒豐排序之趣。
行人號誌綠燈驟亮,路人急急穿越馬路,
有攜眷者、單獨者、以及結群的,是去搭車歸去或是步行?
已不必過問,總是歸的心情…
直通三叉路,中學生放學,
可瞧見形形色色的校服,簇擁在街頭亦或是候車站。
總是黃燈閃爍,敬告駕駛人需留意路人。
斑馬線,學生要走,車想越過,也不免造成車水馬龍,
黃昏時分,人人都歸心似箭吧。

逼視夕陽,看來更為火紅,因為霞由朱變紫,
大樓的背影已漸黑,路燈盞盞亮起,照明交通要道,
似圓又亮,恰似串串的珍珠。
遠方的山巒成為黑色的巨龍,橫臥在繁市周邊。
高速公路上,來往的車燈是流星,
走過山坡,曲折延伸,如富麗的金帶。
穿越橋墩,底下的溪川反映著繁星的微芒。

黑從天邊漸漸籠罩大地,
夜悄悄地來。



2004-02-23 17:18:48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