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日天朗氣清,盈千累萬的人簇擁在英國伯爾發斯特港。
世紀巨輪的消息傳遍整個歐美,
海報、傳單及報章期刊印有相關報導的鉛字,
造船者稱作"鐵達尼號"。
鐵達尼,碩大的意思,意味著永不沉沒。
還聞得到油漆的味道,夢幻之船,果真名副其實。
能親自目睹其處女航,也不枉此生。
蒸汽引擎起動作響,如號角大鳴。
切斷與船塢相繫的船繩,大船緩緩駛出碼頭,
展開第一次的行駛。
揮手,送行者與被送行者相視歡笑,眼角帶有些許愁緒。
極想與船下自己在乎的人握手、擁抱,
在此分手,有那麼的不捨…
是離愁。
旁有技術師操縱剪影機,為巨輪補捉風光亮麗的畫面。
這是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
將成為歷史性的片刻。

藍天與碧海相連,日正當中,灑下萬縷金輝。
鐵達尼號在湛藍的海面直行,
海豚浮潛不定,繚繞船身,
一下飛衝海面,又潛回海裡,
此般韻律如隨行巨輪出航的興奮。
船上炊煙裊裊,在靜定的朝氣逐漸上升,
彷彿將巨輪出世的訊息翳入天聽。
大海呼嘯,鹹風繚繚,
大英帝國的旗幟飄揚,
巨輪全速前進。

黃昏,
海面盡是夕陽撒射的朱紅,
彤雲散佈天際,
點點的黑是飛歸候鳥的身影。
天與海是霞朱色,
矇矓的,鐵達尼號是如此的夢幻、奇異。
甲板上,一對青年情侶張開雙臂,徜徉朱天與晚風,
深情的芬芳,令人醉心,
愛神的歌鳴如夢如幻地圍繞巨輪。
女孩本是大家閨秀,打開人生視野,
初嚐自室外自由氣息的她和下等艙的年輕人相識,
是天生一對?亦已不必尋問。
白鷗矯翅翩翔,是否預祝他們早日結為菲蒂蓮花?
數十年後至今,海底的殘船似乎留有他們互擁相吻的身影。

夜晚,銀帶似的銀河,鑽石般的星子點綴無垠的黑空,
船身燈光輝煌與之相映。
大廳內洋溢的古典樂,那般幽雅,長調。
水晶吊燈閃爍鑽石般的璀璨光裡,
觥籌交錯,宛如盛大的宮廷宴會。
下等艙,
長笛與小鼓交織的爵士樂,
在平民舞會有說不出的清鬆、快活,
十足顯出敦厚樸實的民風。

深夜之際,冰山在航路與輪船相衝,
眼見鐵達尼號撞上冰山,是死神召喚?
右舷擦過冰山,船身在海平面下破了一排洞,
冰冷的海水襲進前艙 防水板也無法攔蓄海水的湧入,
船,開始傾斜。
鐵達尼的不沉船號稱也改變不了入海的命運。
乘客慌了,搶搭救生艇,
無奈救生艇僅只容納半數乘客,
船員執勤,盡自身的職責,
將救生艇載滿人一一送出,令人為之動容。
良久,船身大傾,船上的乘客,
無奈,跑受恐懼,已氣脫委頓。
船頭甲板湧出海水,向前傾斜,
舵也露出海面,船身似乎隨時會斷裂。
不一會兒,燈火盡熄,轟隆一聲,
船已斷成兩截,前端已沒入海中,
後段垂直而下,船尾的"TITANIC"也隨之沉入無盡的大海,
一代巨輪就此在海底沉寂。
上千名海難者在冰冷的海水中扭扎,
等待救生艇的倒回,等待轉機…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艘救生艇返回,
只見多名乘客渴望的神情被冰冷的海水鎖住,
永永遠遠的臥眠在海上。
一切都靜了,
無垠的黑空,浩瀚的海面,乍如死神降臨,
帶去一切生機。

救生艇上的七百人目睹過巨輪沉入大海,
內心浮出逃過一劫的意念,
在茫茫大海漂泊,只有靜靜無助地等待,等待死亡,等待獲救,
等待那似乎永遠得不到的解脫…

漂泊幾天,模楞楞的曙色隱約中,卡佩西亞號在眼前不遠的海面。
也許是麻木的心理,眼見的光明,確在這半分內毫無感覺,
是否已把就死的心理默許這次的浩劫。
卡佩西亞號,將乘客安全送至紐約市。

紐約的夜景,細雨摗摗飄下,自由女神聳來在曼哈頓。
三五乘客唏嗦地低語,
那受戀愁衝擊的少女,對自由女神征征出神,
心碎的她,解脫了處處被限制的束縛,
細雨紛飛,淒絕的氣氛,真是苦澀的自由。

沉默的愛情,沉沒不了的鐵達尼,說出愛談何容易,
只是,在甲板深情,壓在貧富不等的身分,
濃情只能萌發在短暫的世界,相遇的愛意,
無奈造化的逞弄把彼此分離,
那場洪流沖著世俗下不羈的命運,畢竟只是不平等下的激情,
總有一天霧會散去,可是曾擁有的甜蜜卻佔據在心頭。
海景依舊,景光閃爍,在海底漂盪鐵達尼不沉殘骸,
更多殉難者對生命脆弱的嘆息聲。

縱使事隔近百年,但聞者能有幾人?不巧的傳奇--鐵達尼號,
永遠的深鎖在全球人類的記憶中,在人世間迴盪。





2004-01-27 11:40:44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