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三點了,還在外頭閒晃。也許是青年永遠趨向反叛,愛好冒險,
幻想黃金機緣於浩淼的煙波,投入無垠的懷抱。

順著海灣的方向,騎上海堤,兩旁盡是淺灘,防波堤並列兩側,似悍
衛海堤的戰士。直抵盡頭,無人碼頭有木頭撐起的站台。身倚站台上
的木欄,眺望海灣,一頭的散髮,不時有風撩拂。

星子襯佈整個天際,如珍珠灑滿黑桌。月是如此的嫵媚,一輪惺松不
整的光華,海波亦似伴隨著弦月,黃藍相間的海波,在欣然舞蹈,灘
邊不時見白濤湧起,迸射雪樣的水花。水波拍岸聲,與潛濤鳴咽聲,
相間的起伏,競報一灘的生趣與樓意。海濱初度的怒潮,已漸次的消
翳剩有疏鬆的海沙中的迴響,拾起殘缺的貝殼,反映星月的輝芒。遠
望海面上的舟火,不由地哼起哭砂小曲…

你是我最苦澀地等待,令人歡欣,又不敢幻想未來。你就像一顆塵埃
,偶爾會惡作劇地飄進我眼裡。寧願我哭泣,不讓我愛你,你就這樣
消失在風裡。海對你是那麼難分難捨,總是帶給我滿口袋的砂。難得
來看我,卻又要走了,讓我手中瀉落的砂像淚水流。風吹來的砂,落
在悲傷的眼裡,誰都看出我在想你,堆積在心裡的砂,任誰都擦不去
的痕跡。風吹來的砂,穿過所有的記憶,誰都知道我在等你,砂冥冥
在哭泣,難道早就寓言要分離?

此時摸索潮餘的斑痕,追想當時的情景,是夢是真,再亦不須辨問。
泛泛渺波,點點舟火,腦海閃起一句話:
輕問何時終止漂泊的心情,以望穿之眼眸迎接你美麗的歸航。
美麗依舊,歸航不得。





2004-01-15 04:12:44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