駛過蜿延的山道,
登頂,
輕擁山的懷抱,
鬱鬱的風掠過,
繚拂我的長髮。
竹林,
隨風作響,
呵舞月光輕悄的呔息。
澗石間千古執拗的苔痕,
有初次造訪的生澀。
長橋橫跨大川,
不絕於耳的水花聲,
在山谷中沉碧的水湄裡……

向晚時分,
一道黑漸擴散,
逐去天際最終一抹霞朱。
那一座向天的橋拱底下,
潺潺流綴著
兩處川流不止的馬車燈火倒影,
還有我獨孤暗暝的影…

蟲唧!
俯視腳下的夜景,
暈黃的街燈如黃金串珠,
而培襯的是亮紅的寶石。
天空是星河滿天,
明月,
是洗白的黃暈。
這裡是了無人煙,
將行囊卸下,
飲著這裡的疏離,
幻想著追打落在山背的夕陽,
同時沉浸在鑽石星空…

獨望一方,
征征出神,
風還是撩拂長髮…





2004-01-15 04:12:44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