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仍在外頭兜風。也許,青年永遠趨向反叛,愛好冒險,幻想大海的無盡奧秘,海風的呼嘯,潮水拍打卵石,極欲投入無垠的懷抱。

順著海灣的方向,騎上海堤,兩旁盡是淺灘,防波堤並例兩側,似悍衛海堤的戰士。直抵盡頭,無人碼頭有木頭撐起的瞰臺。身倚站台上的木欄,眺望海灣,
一頭的散髮,不時有風繚拂。

zenitha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